甄子丹借《葉問4》告別功夫片 尋找下一代接班人

甄子丹借《葉問4》告別功夫片 尋找下一代接班人
2019年12月21日 08:37 北京晚報
《葉問4》甄子丹劇照《葉問4》甄子丹劇照

  在《葉問4》的發布會上,甄子丹宣布就此告別“葉問”這一角色,同時也和功夫片正式說再見。昨天,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甄子丹解釋,不拍功夫片,不代表不拍動作片。“功夫片,我拍得差不多了,《葉問4》是最好的一個平臺,讓我和它告別。我也希望剩下的時間可以投入去拍其他類型的動作片。”

  “葉問”這個人物是創作出來的

  11年時間,4部電影,《葉問》系列終于在這個賀歲檔畫上句號。毫無疑問,甄子丹是從中受益最多的人。“2008年《葉問》一上映,就得到大家的喜愛,甚至引發了觀眾學中國武術的熱潮。”甄子丹坦言,這一系列拍下來,他最大的收獲就是觀眾的認可,“作為演員,我很感恩”。也正是這份認可,讓他對《葉問4》絲毫不敢掉以輕心,“《葉問4》是我拍過最難的一部電影,從動作戲到表演都想做到最好,不想辜負觀眾這十年的支持與愛護。”

  一部系列電影,通常逃不過越拍越差的宿命。因此在《葉問3》時,甄子丹曾經希望見好就收。但此后的幾年,還是不斷有觀眾喊話,希望看他再演一次“葉師傅”,而一部高過一部的票房成績,也讓投資人看好《葉問4》的市場前景。“那我們就一直在想,怎么去講好一個完結篇的故事。”

  在《葉問4》中,甄子丹打進美國海軍陸戰隊,用正宗的詠春,向世界證明中國功夫。有觀眾質疑這段故事的真實性,但甄子丹說,他從沒把《葉問》當做是歷史的重現。“塑造人物,讓觀眾喜歡這個人物,透過簡單的故事去感染觀眾,這種創作方式從頭到尾都沒有改變過。”

  其實,早在《葉問》第一部開拍前,劇組就做了大量的資料收集工作,結果卻發現拍不下去,因為葉問身上并沒有很多的戲劇元素。“除了武術圈的,大家都不知道葉問,但是他的徒弟李小龍是全世界都知道的,所以我們就利用大家對李小龍的關注,塑造了這個故事,創作出這個人物,不是完全根據史實來的。”

  就連詠春拳,也是甄子丹為了拍《葉問》特意去學的。“坦白說,我以前不會詠春,我是拍第一集時的前幾個月才去練習的。幸虧出來以后,我覺得還可以,大家很給面子,沒有說我打得不好。”

甄子丹、袁和平在《葉問4》發布會甄子丹、袁和平在《葉問4》發布會

  尋找下一代功夫片接班人

  拍了這么多年的功夫片,伴隨掌聲而來的還有無盡的傷痛。甄子丹告訴記者,相比流血、骨折那類肉眼可見的傷,更痛苦的是常年拍動作戲對身體的損耗。“拍戲不是打擂臺,不是在短時間內爆發,我們一場戲有時候會拍十幾個小時,一個鏡頭反復打很多遍。”他還記得,拍《葉問》第一部時,為了打出招牌的快拳,他拍到最后不僅抬不起胳膊,甚至連碰一下胳膊的皮膚都會疼。“那時候肌腱打到發炎,全身的關節、腰都是僵硬的,連睡覺都沒辦法睡。只能靠吃藥去舒緩一下。”

  不過,傷病并不是甄子丹告別功夫片的原因。“《葉問1》掀起了市場的熱潮后,大家一窩蜂都去拍,把葉問的前傳、外傳、左傳、右傳全都拍了一遍,其中可能就有濫竽充數的。所以我希望不要再消費葉問了,第四部結束是最好的。”

  “葉問”成就了甄子丹,也困住了甄子丹。從影37年來,他拍了78部電影,但一提到甄子丹,觀眾還是習慣叫他“葉師傅”。這幾年,甄子丹在《西游記之大鬧天宮》里演過孫悟空,也在《追龍》里成功塑造了反派角色“跛豪”,就是希望突破自己,不斷探索新的可能。

  有人說,功夫片的時代已經過去了。甄子丹也不知道這個說法究竟是對是錯,“我只是一個電影創作者,只能把戲演好,市場還是讓發行去面對吧,看觀眾的選擇。”但他承認,功夫片這種類型很難拍,而且越來越艱難了。“功夫片必須要有中國文化跟情懷,功夫片演員不僅要有好演技,還要有真功夫,這兩者結合就更難了。”

  成龍、李連杰、甄子丹之后,誰能成為下一個功夫片的代表人物呢?甄子丹很快報出了吳京、張晉、吳樾這幾個名字,他還透露,自己最近簽了一個新人,“寧波的一個小男孩,他的功夫底子非常好,演戲潛力也很好,等待機會,希望還能有好的功夫片出來,讓喜歡這條路的人,有機會成功。”  

  本報記者李俐 白繼開攝

(責編:Koyo)

甄子丹葉問4
新浪娛樂公眾號
新浪娛樂公眾號

更多娛樂八卦、明星獨家視頻、音頻,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entertainment)

娛樂看點

熱門搜索

高清美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