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丨61歲的馮小剛為何拍一部催淚純愛片

獨家專訪丨61歲的馮小剛為何拍一部催淚純愛片
2019年12月21日 11:12 新浪娛樂

  按照十年前的計劃,馮小剛是應該在59歲退休的。

  現在,61歲的馮小剛帶來了新作《只有蕓知道》。電影改編自他結交幾十年的老友張述的真實愛情故事。

  這是一部節奏舒緩的純愛片,從各種意義來說都不那么“馮小剛”的作品。

  《只有蕓知道》首映禮后,電影中的人物原型張述在朋友圈回憶了電影的緣起——

  去年七月小剛約我去溫哥華相聚,那時應該是他人生最特殊的時期,以為他會情緒低落,準備了一堆安慰的話,見面時還沒開口,他上來就說:

  我想把你和羅洋的故事拍成一部電影,它應該會是一部使人相信愛情,珍惜生命,覺得暖心的電影…

黃軒、楊采鈺、馮小剛在《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攝影:楊晉亞)黃軒、楊采鈺、馮小剛在《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攝影:楊晉亞)

  去年,馮小剛本命年,60歲。

  身體機能與外部環境的變化,改變了他的很多觀念和想法。

  正如《只有蕓知道》的氣質,61歲的馮小剛正在變得柔軟平和,他平靜地接受自己的老去,渴望在生活中看到更多美好,對電影,他希望自己別再去較勁了。

《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馮小剛在監視器前(攝影:楊晉亞)《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馮小剛在監視器前(攝影:楊晉亞)

  1

  馮小剛最近很喜歡的一部電影是《小丑》,但不會再看第二遍,因為看完之后的情緒很負面。

  看《寄生蟲》時也是如此,當主角一家四口的真實身份被發現后,他選擇了快進。

  “像這一些電影,我知道他們拍得非常好,但是我就會回避。”

電影《小丑》《寄生蟲》海報電影《小丑》《寄生蟲》海報

  每天打開手機,馮小剛總能刷到一些攻擊性很強的新聞,他發現世界各處似乎都在發生各種沖突,周圍充斥著誰和誰又撕了這樣的事兒,“整個世界都變得很不包容,其實細想沒那么大仇,就是一種宣泄。”

  “看一些美好的東西,我的內心有這樣的需要。我覺得現在的觀眾也需要看一些美好、單純的東西。”

  馮小剛一直喜歡伊斯特伍德的電影,是枝裕和也是他的愛,一個是人性中的暖流,一個是平淡中的內在力量,總能給馮小剛帶來撫慰。

  拍《只有蕓知道》,也是想給觀眾帶來一部沒有任何攻擊性、充滿溫暖和愛的電影。

電影《只有蕓知道》劇照,楊采鈺飾演羅蕓電影《只有蕓知道》劇照,楊采鈺飾演羅蕓

  2

  “你看這一兩年來這個情況,公司情況很不好,投資銳減,行業里很多人失業,都籠罩在這么一個氣氛下。 

  所謂盛極而衰,前兩年中國的電影產業發展特別迅猛,整個產業非常活躍,然后它就會被調整,可能其它行業也一樣。

  我想這次調整是我入行以來感受到的最最大的一次調整。”

  2018年,馮小剛60周歲。

  從1984年擔任《生死樹》美術助理算起,去年是他入行的第34年,某種意義上也是他體會到的“最差的時代”。

2018年2月,馮小剛與妻子徐帆,《芳華》主演苗苗一起包餃子(圖源微博@馮小剛)2018年2月,馮小剛與妻子徐帆,《芳華》主演苗苗一起包餃子(圖源微博@馮小剛)

  外部有攻擊和動蕩,馮小剛在尋找內心的平靜。

  他發現,或許是已到花甲之年,身體上的變化,也帶動了性格的變化。

  “60多歲的人,身體素質跟過去是不一樣的,過去你能熬夜,你可以不睡覺,你喝大酒照樣不耽誤干事。現在不行,現在喝一次大酒,你得緩三天,睡眠不足,馬上就感覺到撐不住。 

  60歲這個本命年,邁過歲月的這道坎后,人都會有些改變。”

2018年12月22日,冬至,馮小剛和妻子徐帆喝酒、吃餃子(圖源微博@馮小剛)2018年12月22日,冬至,馮小剛和妻子徐帆喝酒、吃餃子(圖源微博@馮小剛)

  3

  表面上看,馮小剛的變化是不拍喜劇了。

  曾經喜歡在電影里嬉笑怒罵針砭時弊的他,拍了一部看起來很不馮小剛的電影。

  《只有蕓知道》的路演途中,很多觀眾問,導演你為什么不拍喜劇了?

  “我覺得拍電影,都是有感而發,你不能把它當成一技術活干,說咱們現在開始弄一喜劇,該怎么讓別人笑。

  你自己是不是有這樣的心情是很重要的,你自己沒有這樣的心情的時候,你去弄一個喜劇,是很難受的一件事,你也不見得能弄好。

  喜劇需要特別好的社會環境,開明的、開放的、包容的,如果不能夠包容,你拍什么都能在這里頭給你挑出一些刺來,那么你只能拍一些沒心沒肺的喜劇。

  你看《私人定制》里,最有意思的就是范偉那一段,就是一司機想過一把當領導的癮。后來在網上,我還看到不斷有人把它拆解成很多段拿出來,觀眾說哎這什么電影?太有意思了!

  我還是喜歡喜劇有強烈的諷刺在里面,顯而易見,現在不太是時候做這樣的戲劇。”

上:電影《私人訂制》劇照,范偉;下:馮小剛在《私人訂制》片場上:電影《私人訂制》劇照,范偉;下:馮小剛在《私人訂制》片場

  4

  從《芳華》到《只有蕓知道》,那個會諷刺會逗觀眾笑的馮小剛不見了,轉而進入了一種更私人化的表達。

  《芳華》是關于他年少時代的文工團記憶,《只有蕓知道》是好朋友張述的真實故事。

  有人在《芳華》里讀出了一位即將年過六旬的導演對于青春的追憶,也有人從《只有蕓知道》中看出了一位中年男人過盡千帆皆不是的疲憊。

  這似乎也是當下的馮小剛心境的體現。

上:電影《芳華》劇照;下:電影《只有蕓知道》劇照上:電影《芳華》劇照;下:電影《只有蕓知道》劇照

  《只有蕓知道》的節奏很慢,這也是馮小剛對時代的反思。

  “我們現在周圍什么都特快,我們習慣了看15秒的短視頻。如果一條預告片有一分半,他們告訴我完播率很低,現在的人們都不愿意把一個一分多鐘的預告片看完了。

  我感覺每個人一天做的最多的動作就是手指往上滑,看視頻、看新聞,瀏覽什么都是往上滑。只有看到那種特別觸目驚心的題目才會停下來。

  很多預告片都是在一分鐘里剪100個鏡頭進去,大家都在追求一種劇烈的節奏。

  所以我希望我自己的拍攝和電影、我自己的表達可以更從容一點,能慢下來。我相信也有一些人,他們愿意慢慢看。”

《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馮小剛正在講戲(攝影:楊晉亞)《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馮小剛正在講戲(攝影:楊晉亞)

  5

  在工作與生活中,馮小剛在被動吸收一些年輕人的概念。

  某次在電梯里有人聊起“社畜”,他完全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在與宣發團隊交流的過程中,他常常被科普一些關于年輕觀眾喜歡什么的大數據。

  上一部作品《芳華》找出了增量觀眾,大批五六十歲的觀眾也愿意走進電影院,或許是《芳華》帶來的安全感,讓馮小剛堅定了不要被大數據左右,不要追逐年輕人的市場,按照自己的章法和節奏來走。

《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馮小剛(攝影:楊晉亞)《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馮小剛(攝影:楊晉亞)

  “如果我去追年輕的觀眾,我覺得我是很愚蠢的。比如你讓我拍一部校園霸凌,我都不知道現在校園是什么樣,年輕人使用的詞匯都離我遠去。

  我覺得一代導演服務一代觀眾。你看最近這兩年大批涌現的年輕導演,在電影上表現出來了他們非凡的才華,也贏得了市場的認可。

  但是我希望我們的社會是多元的,我們的電影也是多元的。一些年輕演員有時候想帶父母看電影,回家把近期上映的片子一說,父母都沒有想看的。

  其實我們這一代觀眾是有看電影的欲望,但沒有電影服務這一代觀眾。我跟他們是同齡人,我知道他們想看什么樣的東西。

  我現在仍然能在網上感受到《芳華》的余溫,他們唱《芳華》里的歌,跳《芳華》里的舞,追憶自己的芳華。”

電影《芳華》劇照電影《芳華》劇照

  6

  通過導演協會的“青蔥計劃”,馮小剛這些年接觸到不少電影圈的新鮮血液。有時候,他也受邀出席一些大師班,分享自己的經驗。

  以資深導演身份和年輕人交流時,馮小剛一直保持著一種警醒的姿態。

  “我認為我可以把我的一些經驗告訴年輕導演,但是他們未見得真的需要。因為我年輕時候也沒有誰扶植我,你就是要自己去奔。然后你自己掙扎出來,你就能夠進入序列拍電影。

  每次我坐那去跟他們分享經驗的時候,我其實腦子里一直很警惕一件事,就是我年輕的時候,那些上歲數的人在那跟我喋喋不休地說我應該怎樣,其實我心里覺得別跟我在這扯淡,你那想法過時了,對我不適用。

  當我跟人家說這些東西的時候,我其實不會陶醉在這里頭。”

  馮小剛說他不害怕過時的感覺,一直在自己的境界里也挺好。

在電影學院參加活動的馮小剛(圖源網絡)在電影學院參加活動的馮小剛(圖源網絡)

  7

  馮小剛本人在平靜接受自己的老去,但與他合作的編劇張翎卻有另一種看法:

  “有人覺得他選擇拍攝這樣一部沒有大起大落卻充滿溫情的電影,是因為他老了。我倒是覺得他在嘗試另一種可能,他還在探索的過程中。”

  張翎是馮小剛電影《唐山大地震》的原著作者,《只有蕓知道》是她寫的第一個劇本。

  合作這部戲的過程中,張翎見到了一個對新鮮事物好奇又包容的馮小剛:

  “在勘探外景的旅途中,他極少在車里瞌睡,幾乎永不停止地問問題——

  問司機,問張述,問我,問攝影指導趙小丁,關于英語單詞,關于民俗民風,關于拍攝的技術問題,關于劇務…

  比他年輕很多的人都不見得能跟上他的工作節奏。我在編劇過程中提出的異議,他即使不能接受,也持開放心態傾聽。”

《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馮小剛與趙小丁討論鏡頭調度(攝影:楊晉亞)《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馮小剛與趙小丁討論鏡頭調度(攝影:楊晉亞)

  從《唐山大地震》開始,與馮小剛合作了十年的執行制片人左懿同樣有此感受,導演比以前更看重年輕人的看法了。

  “這一次導演是前所未有地Open,拍攝期他晚上會叫我們去屋里跟他一點一點地說,你們覺得哪不好?有可能是因為我們都有國外生活的經歷,也有可能是因為電影里有年輕人戀愛的橋段,他想貼近年輕人。”

  馮小剛自己卻說,是因為跟他一起拍戲的這波小朋友長大了,他開始愿意聽他們的意見了。

  他的女兒馮思羽在《只有蕓知道》拍攝期全程跟組,為自己的紀錄片拍攝積攢素材。

  “馮思羽在紐約大學讀完研究生,她學的又是導演,我當然很關心她要拍什么樣的電影。當然我并不催促她,你肯定還是要找到你自己真正想講的故事。

  她不太想跟我說,我也很少去問,因為她拍的是我,我沒法跟她說你應該怎么拍,我希望她的記錄是真實的,我不斷跟她說你要真實。”

《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馮思羽正在拍攝馮小剛(攝影:楊晉亞)《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馮思羽正在拍攝馮小剛(攝影:楊晉亞)

  8

  馮思羽的鏡頭里,應該有不少馮小剛著急發脾氣的片段。

  在新西蘭拍攝,當地有工會嚴格控制每天拍攝時長不能超過10小時,不然就要付高額的加班工資。

  左懿說,《只有蕓知道》的拍攝節奏,比之前的片子快3倍。在國內一天拍1頁紙的劇本,在新西蘭是一天3頁紙。

  但新西蘭陰晴不定的天氣,常常給拍攝帶來不確定因素。

  影片中,楊坤的歌聲響起時那個清晨薄霧籠罩的航拍鏡頭,是攝影指導趙小丁一早帶隊出去拍攝的。按照計劃,當天10:00,他需要從離奧克蘭一兩小時車程的郊區趕回市區,拍攝影片開頭處黃軒在山頂長椅邊遛狗的戲份。

  可惜計劃不如變化,馮小剛8:00到山頂時,還是艷陽高照,等趙小丁帶隊回來時,太陽卻沒了蹤影。因為天氣的不配合,馮小剛當天發了很大的脾氣。全劇組只能什么都不干,在原地等到下午三點,終于等來了陽光。

《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寵物狗訓練師、黃軒和片中的狗狗Blue(攝影:楊晉亞)《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寵物狗訓練師、黃軒和片中的狗狗Blue(攝影:楊晉亞)

  與馮小剛合作《芳華》時,黃軒還會被導演的脾氣嚇到。

  但到了《只有蕓知道》,他卻覺得導演的生氣很可愛。

  “天氣一會兒一變,他氣得直跺腳。有時候拍完一個鏡頭,擔心一會兒光又不接戲,他就會嫌大家慢、嫌機器慢,但又不能罵別人,新西蘭的工作人員也聽不懂他說什么,所以他就只能急得跺腳。

  然后就聽見對講機傳來導演大喊統籌的名字,說為什么今天下雨還得拍外景?!”

電影《如果蕓知道》劇照,黃軒飾演隋東風電影《如果蕓知道》劇照,黃軒飾演隋東風

  9

  馮小剛和黃軒都是雙魚座,心思敏感細膩,性情中人,帶點孩子氣。

  在楊采鈺看來,他倆的共同特點是會突然就不高興了。

  拍攝《只有蕓知道》時,馮小剛突如其來的不高興,往往是因為天氣原因。高興,當然是因為戲拍得順利。

  電影中羅蕓上手術臺前的那場戲,很多臺詞是臨時調整的。當天到了現場,導演把黃軒、楊采鈺兩人叫到車里說戲。

  他說,這場戲重新寫好了,我給你們讀一遍。讀的過程中,導演已經潸然淚下,兩個演員也都紅了眼眶,三人都沒有說話。

  黃軒發現,那天全程導演說話的聲音都非常小。

  “其實導演非常會保護演員的情緒,平時他是劇組說話最大聲的那一個,然后當他開始提醒別人,小聲一點小聲一點,就會覺得特別可愛。”

《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黃軒、楊采鈺、馮小剛(攝影:楊晉亞)《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黃軒、楊采鈺、馮小剛(攝影:楊晉亞)

  10

  馮小剛跟張述、羅洋夫婦是認識幾十年的老朋友。羅洋去世,他感同身受,當然知道張述會有多難受。

  張述在實現他太太遺愿的過程中,跟馮小剛聊天說了他的經歷。剛好馮小剛又看到高倉健的最后一部電影《致親愛的你》,講的也是一個實現亡妻遺愿的故事。

  馮小剛問張述,你愿意不愿意把你的故事拍成一部電影?

  張述說也好,對羅洋也是一個紀念。

  “雖然我拍的是我朋友的故事,但是這個事兒我覺得很多人都能共情。我們跑路演時,很多觀眾都提到了長情二字。

  我身邊很多同齡人都離婚了,這個比例不低,但不管你的家庭是不是破碎了,你的愛情是不是夭折了,每一個人對那種長情的、相濡以沫的、攜手走過一生的愛情肯定是向往的。”

上:電影《致親愛的你》劇照;下:電影《只有蕓知道》劇照上:電影《致親愛的你》劇照;下:電影《只有蕓知道》劇照

  11

  編劇張翎與張述夫婦是多年朋友,因為在海外居住多年,熟悉八九十年代的留學、移民生活,又有一定的英語能力,馮小剛覺得她是一個相對合宜的劇本創作者,于是在2018年秋天找到張翎,開始了這個劇本的創作。

  馮小剛、張述和張翎就劇本的內容導向結構有過多次溝通,導演在架構上提出了許多建設性意見,張述持續地做著細節補充。

  “每一個地方我們都征求了張述的意見,他都同意”,馮小剛說,“前半部分我們可以做出一些更有利于市場的那種強烈的戲劇沖突,但是我們想尊重真實人物的經歷,不想因為票房原因去消費他們倆的感情。”

《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隋東風、羅蕓家的客廳(攝影:楊晉亞)《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隋東風、羅蕓家的客廳(攝影:楊晉亞)

  2018年底,張翎開始動筆寫作,第一稿劇本出來得很快,大概只經過了六七周時間。

  后邊還經過幾次小改動,最大的一次改動是因為拍攝地點從加拿大的溫哥華改到了新西蘭,張翎和導演一行去新西蘭做了兩周外景地勘探,劇本的內容也因此產生了變化。

《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隋東風、羅蕓家里的大樹(攝影:楊晉亞)《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隋東風、羅蕓家里的大樹(攝影:楊晉亞)

  12

  張翎與張述夫婦是在多倫多居住時的鄰居,她記憶里的張述和羅洋,一個愛鬧一個安靜——

  “張述夫婦在京城和多倫多之間來來往往,我們時不時地會聚會一番,有時在他家,有時在我家。有張述在場的飯局,用‘熱鬧’來形容簡直是太沒想象力。

  他廣交朋友,說話口吐蓮花,幽默感爆棚,你不知道他哪句是真,哪句是假,永遠給人帶來無限歡樂。

  《只有蕓知道》里隋東風在餐館里那些令人捧腹的英語,有幾句就是他在飯桌上的肆意發揮。

  在我的印象里羅洋的衣著似乎總是灰黑藍色系,腦后挽一個發髻,身上沒有什么打眼的飾物。話不多,看你的時候眼角微微往上一挑——那就是笑。

電影《只有蕓知道》劇照,黃軒飾演隋東風(張述),楊采鈺飾演羅蕓(羅洋)電影《只有蕓知道》劇照,黃軒飾演隋東風(張述),楊采鈺飾演羅蕓(羅洋)

  羅洋聽張述口吐蓮花,靜靜地,有時插上一兩句話。

  羅洋的話不多,每一句卻都是錐子,能把張述的氣泡瞬間扎出一個漏洞。張述的笑話立馬就得拐彎,沿著羅洋修改出來的那條新路子行走。

  羅洋用眼角的余光掃過張述,張述在三十秒中之內就會抬腕看表,起身告辭——

  他們的起居很有規律,一天的活動嚴絲合縫地終結在我們的夜生活剛揭開一條小縫的時候。”

電影《只有蕓知道》劇照,黃軒飾演隋東風(張述),楊采鈺飾演羅蕓(羅洋)電影《只有蕓知道》劇照,黃軒飾演隋東風(張述),楊采鈺飾演羅蕓(羅洋)

  13

  真實生活中張述和羅洋經歷了三十六年漫長的相識相戀和共同生活的過程,但由于電影容量的限制,這三十六年的生活在電影中被濃縮成了十七年。

  重大事件基本都是事實,比如經營中餐館,和愛犬Blue的生死情誼,餐館遭焚,羅蕓病逝,隋東風送骨灰之旅…

  但也有不少結構上的刪繁就簡,和細節上的重新創作。

  比如電影中的兩人是在奧克蘭相識相戀,而張述和羅洋其實在北京就已經認識,之后才一起去了加拿大。

電影《只有蕓知道》劇照,黃軒飾演隋東風(張述),楊采鈺飾演羅蕓(羅洋)電影《只有蕓知道》劇照,黃軒飾演隋東風(張述),楊采鈺飾演羅蕓(羅洋)

  比如電影里羅蕓在極光下許了愿之后,中餐館被燒毀,現實中兩人經營的餐館被燒毀的原因至今未明,他們猜測可能是房東想騙保險。

  “張述和羅洋的故事中最打動我的是他們對生命的摯愛和對死亡的坦然。

  雖然羅洋走后張述一提起羅洋就會流淚,但在內心,他是坦然接受了不可逆轉的現實,并用最樂觀最積極的心態來應對現實、擁抱未來的。”

  張翎說,這也是《只有蕓知道》最想傳遞的情感。

《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黃軒拍攝重場戲中(攝影:楊晉亞)《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黃軒拍攝重場戲中(攝影:楊晉亞)

  14

  羅洋身體不好,從小到大常常會暈倒。張述的包里常備著一塊巧克力和一瓶水,每次暈倒就給她吃,一會兒就能緩過來。

  所以羅洋內心深處有一種宿命感和骨子里的悲觀,總覺得自己活不長。

  羅洋做完手術后一直沒醒來,醫生告訴張述,打一針就可以讓她醒過來,也可以跟她說話,但她會非常痛苦。

  張述當然選擇了拒絕。后來看著妻子一直不醒,張述把羅洋的姐姐從北京叫來,說要不要放棄她,讓她不要再受罪。

電影《只有蕓知道》劇照,圖源微博@黃軒的微博電影《只有蕓知道》劇照,圖源微博@黃軒的微博

  “張述就拉著他太太的手,說我們尊重你,就讓你走了,羅洋也流出淚來。醫生也無法解釋,按理說她是沒有知覺的,但誰知道呢,人是不是有靈魂?”

  這件事讓馮小剛對生命也有了新的思考,“人死了會不會以另外一種形式存在?說不定會有來生的。”

  12月9日,張述在上海路演時第一次完整看完了全片,他在朋友圈寫下:影片里的情節和過去的生活在眼前不停地轉換,直到看不清銀幕…天上的“蕓”一定會知道。

《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電影片頭片尾出現的藍色長椅(攝影:楊晉亞)《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電影片頭片尾出現的藍色長椅(攝影:楊晉亞)

  15

  羅洋去世后,馮小剛把張述叫回國內散散心,那時導演正在拍《芳華》。

  張述經常在片場坐著,黃軒當時還不知道他是誰,也沒有深入交流過。“但是他給我的初始形象絕對沒有悲傷,絕對不是剛剛發生過這樣一個重大的事情,他在現場每天都很開心,性格很開朗很熱情。”

  《芳華》劇組在云南拍戲的時候,正逢導演生日,楊采鈺那天和張述加了微信。

  “我發現大概就兩三個月之前,他發了一條特別長的朋友圈,講的就是他太太去世的事情,還發了很多他倆的合影和他太太的照片。

  當時我就特別有感觸,因為那時我父親也是癌癥病重,所以我特別感同身受。于是我就給他發了一條微信,我們倆的第一條微信我就寫得特別長,想安慰他。”

電影《只有蕓知道》劇照,黃軒飾演隋東風(張述),楊采鈺飾演羅蕓(羅洋)電影《只有蕓知道》劇照,黃軒飾演隋東風(張述),楊采鈺飾演羅蕓(羅洋)

  《只有蕓知道》籌備期,黃軒、楊采鈺和張述再次見面,與他聊過去的那些故事。

  從籌備到拍攝,張述全程在組,兩位演員知道,這個過程無疑很殘忍,需要勇氣。但在片場,張述始終像什么事都沒發生一樣開著玩笑,哈哈樂著。

  直到臨近殺青的某一天,張述無意間拍著黃軒說,“終于要拍完了,太煎熬了,終于可以回加拿大了”。

  那句話說出來,黃軒意識到,幾個月的拍攝每天都在揭張述的傷疤,“還要看看他的傷疤里每一根神經是怎么撥動的”。

《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黃軒和外籍演員的重頭戲(攝影:楊晉亞)《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黃軒和外籍演員的重頭戲(攝影:楊晉亞)

  16

  大多數時候,黃軒和楊采鈺不會主動去問張述的故事,而是張述主動分享。

  12月9日,劇組在上海路演時,張述又跟他們講了一個故事。

  11月28日是羅洋的生辰,張述之前給加拿大當地的電臺發了一封郵件,希望電臺能夠播放他們之前最喜歡的一首交響樂。

  沒想到那天晚上,電臺真的放了這首曲子。

  張述就用手機拍了一段視頻記錄下了這首歌,鏡頭從收音機開始,慢慢移到書桌上,上面擺放的全是羅洋的照片以及夫妻倆的合影。

  馮小剛后來聽到張述的講述,說這個細節真好,可以放在電影里。

《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隋東風、羅蕓家里的合照(攝影:楊晉亞)《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隋東風、羅蕓家里的合照(攝影:楊晉亞)

  17

  張述180+的身材,高大魁梧。從外形來看,和黃軒并不像,張述常在片場跟黃軒開玩笑說,“你比我帥多了”。

  性格上,張述給人安全感,但更多的是風趣幽默。馮小剛認為,黃軒身上的主要特質是誠懇與可信賴,“所以我們沒有刻意讓隋東風的談吐更幽默,而是想看黃軒比較安靜的表演。”

  在新西蘭拍攝的某一天,張述跟楊采鈺說,今天你到現場的時候,你從我的眼前走過去,有一瞬間我突然恍惚了一下,我覺得是羅洋在走。

  楊采鈺聽完后心情很復雜,給了張述一個擁抱。

電影《只有蕓知道》劇照,黃軒飾演隋東風(張述),楊采鈺飾演羅蕓(羅洋)電影《只有蕓知道》劇照,黃軒飾演隋東風(張述),楊采鈺飾演羅蕓(羅洋)

  18

  2006年帶著《夜宴》參加戛納電影節時,馮小剛對自己之前十二年的電影導演生涯做過一次總結。

  “開始拍賀歲片,打下了很好的群眾基礎,這個就像抗日戰爭期間,我黨在敵后,在艱難困苦的情況下,在國民黨騰不出手打你的情況下,建立了大量的革命根據地,創建了革命的武裝力量,培養了雄厚的群眾基礎,跟著就打了三大戰役。

  我們現在也要打三大戰役,第一個戰役是遼沈戰役,就是《天下無賊》。因為票房過億,影片脫離游擊戰的風格,更像一次兵團作戰。

  第二個就是平津戰役:《夜宴》。《夜宴》拍完之后,其實我們在討論,我們是回去守那一畝三分地拍喜劇去?還是接著打淮海戰役?

  宜將勝勇追窮寇,打過長江去,走出全中國,等到三大戰役打完了,下面我們就要抗美援朝,跟美國人作戰。”

上:電影《夜宴》劇照;下:電影《天下無賊》劇照上:電影《夜宴》劇照;下:電影《天下無賊》劇照

  今年是馮小剛做電影導演的第25年,回顧當時的那番豪言壯語,他說那是自己創作的一個噴發期,當時想拍的故事,都相繼搬上銀幕了。

  如今,他已經不像年輕導演們,有十個本子等著要拍。想拍的東西都已經拍完,現在就是順其自然、隨遇而安,等一個合適的故事找上門來。

  “它是一個天意!不拍也挺好,不然無話要說,說出來就變成廢話了。你覺得被擊中了,就會有欲望去拍。當你覺得有話要說、有激情要表達的時候,你也別刻意按著自己。

  但是年輕的人不行,你不能30多歲就說不拍了。我60多了我不拍了,我覺得我這一輩子也沒有虛度。”

  最近馮小剛看了《小丑》,這部看起來非常冒犯觀眾的電影,在電影節和市場上都成為了爆款,導演內心深處的某些東西好像又被撥動了。

電影《小丑》劇照電影《小丑》劇照

  19

  早在2010年《唐山大地震》上映時,馮小剛就曾公開表示,再拍五部電影就退休。

  他也在訪談節目中給過一個時間期限,59歲要退休。

  《唐山大地震》之后,《非誠勿擾2》《一九四二》《私人訂制》《我不是潘金蓮》《芳華》正好五部;2018年,也正是退休的年齡。

  這部在馮小剛61歲出現的“第六部”作品《只有蕓知道》,某種程度上像是計劃外的產物。

  “現在這個階段,你有公司你有責任,很多的人在跟著你干,你退休了他們怎么辦呢?是吧?但是我希望能夠干得別有壓力,干得輕松一點,別去較勁了。

  選擇的題材上也是,你就說過去我的每一部電影,在審查的時候,都要著一份急,那都不是人著的急。現在我就覺得我著不了這急了,我覺得這東西有雷,我就躲它遠點就完了。”

電影《只有蕓知道》劇照,黃軒飾演隋東風(張述),楊采鈺飾演羅蕓(羅洋)電影《只有蕓知道》劇照,黃軒飾演隋東風(張述),楊采鈺飾演羅蕓(羅洋)

  這是馮小剛在60歲之后的新感悟。

  如今,他希望享受整個拍攝過程、享受電影。

  《非誠勿擾》《只有蕓知道》這樣遠赴異國的拍攝,或者《芳華》這樣喚起青春記憶的拍攝,對馮小剛而言都是一種享受。

  “我是希望能夠舒服點,自由也談不上,太奢侈了,但想讓自己拍得別那么糾結。”

《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隋東風、羅蕓家里一角(攝影:楊晉亞)《只有蕓知道》新西蘭片場,隋東風、羅蕓家里一角(攝影:楊晉亞)

(責編:Koyo)

新浪娛樂公眾號
新浪娛樂公眾號

更多娛樂八卦、明星獨家視頻、音頻,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entertainment)

娛樂看點

熱門搜索

高清美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