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連杰的當下:上半年180天,每天打坐8小時

李連杰的當下:上半年180天,每天打坐8小時
2019年12月20日 16:53 新浪娛樂

Jane也一直努力說服老爸同意面對記者,她安靜地坐在一旁,有些崇拜地望著、聽著父親滔滔不絕,偶爾父親會向女兒求證或者確認。。

和參加巴黎名媛舞會的Jane交流,她的父親李連杰從酒店樓上的房間下來。

原本一直努力用中文交流的Jane,看到父親,突然改口英文回答,一旁的我看在眼里,笑稱大明星來給女兒壓力了。

近一年時間,人們鮮少聽到李連杰的消息,這場舞會舉辦之前,雖有主辦方極力推薦,李連杰本人也不想接受任何采訪。

他開玩笑地說,這個采訪會為自己樹敵一大片,2019 年整整一年都在拒絕媒體邀請,“并沒有什么想說的,也不想再回顧歷史,過去已經過去了,而未來還沒到。甚至參加舞會這樣的活動,也完全不是家人生活的常態。”

當然不會樹敵一大片,能有這場交流,完全可以理解為父愛大過天:為了女兒,李連杰的許多原則都可以拋到腦后。

Jane也一直努力說服老爸同意面對記者,她安靜地坐在一旁,有些崇拜地望著、聽著父親滔滔不絕,偶爾父親會向女兒求證或者確認,換來淺淺一笑。

11月30日,李連杰和女兒Jane亮相巴黎名媛舞會(攝影:Yunling Fang)

一直低調做事, 這些年除了為慈善公益接受采訪,以及在節目《魯豫有約》中露過面,李連杰很少主動出現在鏡頭前。

進入人生下半場,他不斷在思考生命的存在和意義,找到依托,學會放下自我,放下世俗名利。

壹基金早有專業人士打理,已不需要親自出馬, 也不再考慮拍電影, 20多年的領悟修行之后,如今的李連杰更像是一個大徹大悟的出世之人。

能想像嗎?就在2019年的上半年,李連杰天天在家里冥想打坐8小時,堅持了180天。

圖源微博@李連杰

  三條成長原則:

  不吸毒不輕生不早孕 

當女兒第一次提起舞會,李連杰以為是傳統成人禮,女孩子要成人了,一生就一次,像婚禮一樣重要,當然要支持。

這么多年來,太太利智已經進入一個與世無爭的修行狀態,而他也不愿意參加高調的社交活動,為了讓女兒開心,還是選擇陪她來到巴黎。

每個人的成長總是會伴隨很多經歷。在女兒小時候,夫妻倆很注意保護她們。

李連杰自認,相對嚴父,自己更像是一位慈父。2004年海嘯之后,成立壹基金的日期選擇的正是女兒Jane的生日,甚至基金會的Logo,那張可愛的笑臉,也是當年四歲的女兒從幾十個底案中挑出來的。 

左:壹基金logo;右:李連杰和兩個女兒

作為星二代,Jane的舉止、談吐謙遜而感恩,在國外出生長大,能說很好的中文。這得益于夫妻倆的教育理念,李連杰說,希望她們從小就學會習慣各種文化。

李連杰和太太約定,孩子上大學前, 因為自己有許多社會工作,由利智充當全職媽媽,全心全力教育孩子,“用現在不好聽的話來說就是一個Tiger媽媽,甚至更嚴厲些,我們開玩笑說應該是虎獅Tiger Lion 媽 。18歲以后,孩子開始為上大學準備,我開始負責得比較多一點了,伴隨著她們的成長,我更能跟她們像朋友、而不會像爸爸一樣相處。”

“我開玩笑跟她們說叫我哥哥吧,這樣更好溝通,是吧?”他轉向一旁問女兒。Jane不出聲,只是抿嘴一笑。

李連杰和妻子利智舊照

孩子們漸漸長大,做父親的也懂得放下,“我覺得她們的生命應當是她們自己的,只要她們做喜歡的事情,我們做父母的就應當支持,我們不能強迫孩子去按我們的想法成長。”

不過,也不是完全沒有原則,“從小到大,我對他們只有三個要求:第一,一輩子不能碰毒品,別等到時候我不饒過你們;第二個,就是不要輕生,不要輕易地傷害自己,要學會珍惜尊重自己的生命;第三個,就是在大學畢業前不要懷孕。

就三個原則,如果你們遵守了,我就永遠是你們的朋友,一起成長,沒有更多的要求了。因為我想過,我們小的時候都不聽父母的。” 

“因為我從小經歷是非常獨立的,所以不希望像任何其他父母一樣,你沒有完成的夢想強加給孩子。我更想說生活是屬于自己的,你要找最喜歡的,最努力的去做,享受生活”。

圖源微博@李連杰

 教給女兒的金錢觀  

李連杰曾為大女兒Jane拍了《功夫之王》,迪士尼專門邀請父女倆一起走紅毯。

迪士尼2020年的《花木蘭》匯集了眾多華語明星,李連杰飾演皇帝一角。剛開始,李連杰拒絕出演,最后也因為兩個女兒改變了主意。

16歲的小女兒向父親提出三個問題,“第一,你是不是以宣傳中國文化為你的責任?我說是。她說迪斯尼拍這個電影是中國的故事,花了這么多錢,拍攝1億5,宣傳1億5,3億美金,每一個角色都是中國人,這不是宣傳中國文化嗎?我打住了。

第二個問題,你是不是需要錢了?言外之意你是不是覺得錢太少了?我說不,其實兩個問題我都沒辦法回答。

第三個問題,可以為她接拍這部影片嗎?然后姐姐進來,也問可不可以為她拍這部影片?我當然答應了,她們說的對,的確是宣傳中國文化。”沒有被影片導演說服,兩個女兒卻很有想法,邏輯清晰地將了自己一軍, 李連杰覺得有意思。 

李連杰在《魯豫有約》中答復為何決定出演《花木蘭》

被小女兒問有關金錢的問題,讓李連杰也考慮了一下,錢是個什么概念?

“任何的名利權情,沒有屬性,沒有好和壞,而在于運用的人。用錢幫到孩子幫助社會,它就是一個有效的東西,如果你把它(用來)生產毒品或者其它負面的事情,就是壞事。

大家都說金錢是罪惡的,我從來不覺得,我覺得只有使用它的人有屬性。所以錢永遠是好東西,有多少你可以運用它們去做多少,這很重要。”

在女兒學習上,太太一般都會全力支持,孩子的零用錢要靠自己掙,同學之間的禮物、圣誕感恩節送給老師的禮物都得用她們自己的零錢。

最特別的是,李連杰過50歲生日,Jane因為沒有錢買,自己動手畫了999朵玫瑰送給爸爸。李連杰特別感動,那是孩子幾個小時用心的結果,被他鑲好放在家中珍藏。

李連杰和女兒Jane(攝影:劉敏)

還有這樣一則故事。李連杰問18歲生日的Jane,上大學了要什么禮物?女兒說要買一條某品牌的褲子,100塊美金,李連杰突然有點愧疚,孩子到18歲想要的東西,原來是這么簡單。

在李連杰看來,這足以說明很多問題。女兒獨立,也始終有要幫助他人的想法,身為父親不是自豪,而是為她們高興。

參加名媛舞會之前,李連杰和馬云去非洲做慈善計劃,女兒Jane主動要求同行,她想去那里了解實際情況,才能知道接下來可以做什么,如何做。

父親對女兒的未來沒有任何期待:“我整天說的只有兩個H,就是Healthy健康、Happy快樂。我相信這兩個H,跟馬云也分享了這兩個詞,我們推廣太極拳做的也是這個,這是人類可以跨種族、跨政治、跨文化的一個符號。”

李連杰曾與馬云合作短片《功守道》

健康是現在很多人要面對的最基本問題,尤其是年輕人的精神健康。

這個年代信息量太大了,可能是成長年齡段所承受不了的,她們也無法分辨。作為父親,李連杰需要引導女兒,和她們分享如何在其中找尋平衡:

“因為是李連杰的女兒,就會被人家評論,尤其是國內的網民,比較喜歡說你很漂亮,你不夠妹妹漂亮,你不夠你媽漂亮,等等,有時我會跟她們分析,說不要在乎這些,只要自己開心就好,沒有一位總統、沒有一位圣人不會被人去攀比人生,那就不是我們的世界了。

所以沒關系,我自己盡力了,我沒有傷害到別人,這就夠了!為什么非要去聽別人說什么?你自己真誠的去做,更多的人自然會明白的。”

李連杰和女兒Jane亮相巴黎名媛舞會,父親為女兒拍照(攝影:Yunling Fang)

  創立基金會,重新理解生命 

作為名人,李連杰的生活一直很低調,不愿被外界過多關注,盡管明星高調未必是缺點,很多時候這只涉及個人選擇。李連杰這樣做究竟出于怎樣的考慮? 

“這的確是個人選擇。主要是我們太早成名了,看遍了很多東西,我34歲時已經開始考慮生命的意義了。”

李連杰主演電影《黃飛鴻之西域雄獅》1997年上映

李連杰34歲時是1997年,金融風暴席卷世界和香港。“你們都知道,所有的奮斗都是靠個人努力、好的學習教育、社會環境,名利權錢基本能夠保證你的生活。

但是,當你擁有了這些東西,發現快樂并不完全依賴它們。突然之間,普通百姓可能為幾萬塊錢著急上火,有人為幾十萬,有人為幾百萬,有人為幾個億,所有這些只是量的區別,本質上就是開心和不開心。

大家面對風暴都很急,包括李嘉誠先生,還有最富有的那些香港人,可能不見了幾十億,也在著急。如果名利權錢是我們追求的夢想的話,在每一個行業,未必能達到最想要的目標。

即便擁有了的那些人,他們也都痛苦,面對子女教育問題、自己的生命問題、事業問題、將來交給誰的問題…其實都有苦惱,只是程度大小不一樣。所以,這不是我生命中要追求的唯一目的。那個時候我就開始考慮,看了很多的書,經濟、宗教什么都看。”

李連杰1997年開始轉向好萊塢發展,2000年其主演的第一部好萊塢電影《致命羅密歐》在北美上映

從書本和個人思考中,李連杰總結的結果是:就算比爾·蓋茨當年擁有名、利、權,還有包括李嘉誠先生在內的學習榜樣,以及倒推更遠,2500年前的釋迦摩尼王子,掌有生殺大權,名望、錢財和美女,擁有今天任何人都達不到的一切,他居然還痛苦,解決不了生老病死,最后他還是得從另一條路找到快樂。

李連杰決心從另一個角度審視生命。

在研究佛教的過程中,他發現,“佛教的基本概念就是把自己變得越來越小,越來越要幫助別人。但幫助別人好心未必做好事,所以要有慈悲和智慧,只有慈悲和智慧兩樣東西,你才會越來越開心,因為自我中心越來越小。”

李連杰與利智舊照

2004年的海嘯經歷,讓他決定立刻成立基金會:“如果沒有之前的思考,你可以說生死無常趕快享受去玩吧,因為反正不知道什么時候死。海嘯就是那個最后的開關。當真正碰到過生死的時候,會發現不能再等了。

那時候,我已經決定全部改變,思考怎樣回饋社會,去幫助更多的人。對自我的要求越來越小,每天都會推掉電影、推掉訪問。

做幫助社會的事,像非洲什么的我們都要去。我們會從更遠的角度去看社會的發展,能夠為人類做什么,所以才把慈善做到非洲。

對我自己不想再宣傳了,也沒有興趣回憶。歷史已經過去了,明天還沒到,就珍惜現在這一刻。人一定要有舍有得,如果你每一個都做的時候,未必是你最喜歡的事情。” 

李連杰曾在《魯豫有約》中提到,“很多時候人們會把我想要的和我真正需要的東西混淆。”的確,在消費社會不斷制造各種欲望的時候,人們經常迷失,不是所有人都有強大而清醒的認識和抵抗力。

李連杰(攝影:劉敏)

該如何對待物質誘惑?

“在過去5000年的文明史和未來5000年中,我們這100年的過程是很小的,你在某個行業做了某些東西,完全不要當回事,而且不是你一個人的功勞,一部電影有很多人努力,最后把鮮花、皇冠掛在你頭上,你別認真,對這一點我非常清楚。

從佛教的觀點上來說,生是帶不來,死是帶不去的。整個人生旅程,你所謂擁有的東西只是你保管,你不是真的擁有,保管完了你會交給社會或者下一代。

那你要做什么?你真正擁有的是你能夠為社會改變些什么?

比如我做壹基金。我最大的夢想不是籌錢,是每個公民都要盡自己的責任。現在,我看到90后、00后完全不問理由就通過手機捐錢,誰有病了或者種樹什么的都在捐。

但是,當年我啟動做這件事的時候,說服50后、60后、70后是很困難的,因為他們說你有錢你就捐,干嘛還要我一塊錢?我憑什么要捐?捐了錢給誰用?很多的質疑。”

李連杰代表作《英雄》劇照,張藝謀執導

“當時,我想用20年時間去改變。07年我看報告說我們籌了20多個億,不是太多,我們幫助了1500萬人次,這也不是我最關心的。

我最關心的是有20億次的捐款,也就是14億人平均每個人做了一次多一點,這是我最想看到的。

 ‘人人公益’才是改變社會的一個基數,因為每一代人要面對每一代的問題,每一代人才能解決每一代的人的事情。將這一點在心里種下了,我覺得比拍很多電影重要,電影人人都可以拍,但是改變一個觀念非常重要。

我們很清楚生命的意義和價值,你真正留下什么可能是屬于你的?你擁有的物質根本不是。”

李連杰微博發布的慈善項目相關信息(部分)

對生命對社會的理解也在傳遞給下一代。

李連杰透露,女兒Jane 上高中時就已經跟爸爸分享,她說“我終于明白為什么給出去的還是你的,因為你到任何一所大學去看,北大、清華或者這個樓是邵逸夫樓,或者那個是某某的。

明明是北大的,捐的人已經去世了或者還健在,他本人可能都忘了,但是別人還會記著。推進人類歷史的發展,以及幫助最貧困的人改變生活,才會使得你的生命有價值。”

年幼的女兒說出這樣的話語,讓父親倍感欣慰和自豪。他轉頭問坐在旁邊的Jane,“你還記不記得高中畢業時說的這些話?”

李連杰和女兒Jetta(攝影:劉敏)

 當下,拍電影只是還人情 

在為四川貧困山區援建學校的視頻里,李連杰的臉上始終帶有燦爛的笑容。再翻看他更年輕時的照片,臉上更多的是嚴肅和緊張,那是對世界的征服野心。

如今,他仿佛已進入到另一個層次,個人得失放到一邊,完全不重要了:“可以這么理解,小時候你以自我為中心,為自己的奮斗而努力,第一目的是為了自己更成功、更有錢、更出名,對吧?

現在突然轉變了以后,你就完全為別人活著,因為你發現只要能夠幫到別人,并沒有什么事是自己一定要執著的。”

李連杰舊照

這個過程是循序漸進的。在年輕的李連杰看來,一開始是幫助他人帶來的樂趣,但這個樂趣后來就不存在了:

“樂趣仍然是建立在一個相對不樂趣的比較上的。這個是有限度的,對于樂趣,如果得不到回報就會有掙扎。而在另外一個領域里,這些都沒有,也就是說連結果我們都不在意了,只要去做就好。

所以我后來拍電影、做掃地僧、做壹基金,就像坐在拖拉機里推土,推了土即便不算成功,后人走起來也可以很方便;你把地掃干凈了,別人在這舒服。所以你到底為什么要掃地?為什么要推土?都不重要,只要自己相信就好。”

李連杰出演的文藝電影《海洋天堂》,他飾演一名疲憊的父親

李連杰分析,如果幫助別人的目的是為了自我開心,那意味著還是有一個追求,還要一個結果,是對自我的導向,“好像是我為社會做了事情。而現在這種感覺沒有了,就只是去做,享受做每件事的過程,結果隨它去了。” 

如果不是因為女兒接了《花木蘭》,李連杰也已不在電影圈工作了,今后也沒有相關打算。

“05年時,我很嚴肅的說過,電影是我的業余愛好,別人就覺得不可思議。我沒辦法把它當我的職業來做了,業余愛好吧,有興趣就去做,實際上,現在連業余愛好都越來越少了。

當然有一些幾十年下來的人情世故,我前兩年把人情還了,做過兩部人情電影,尊重那些生命中給我幫助的人,其它的我都推掉了。每年大部分的工作都是推電影、推訪問,有人求了5、6年了都沒答應。

沒有什么可說的,我不想做也不想推銷任何事。快60歲的人,如何可以理解今天 12歲、13歲、15歲的孩子想什么,你拍的電影他們為什么要接受,你不能強迫他們接受。”

李連杰在迪士尼即將上映的電影《花木蘭》中飾演皇帝

“如今壹基金已經走上正軌了,我一直告訴自己只是一個志愿者,我曾經說過沒有李連杰的壹基金才叫壹基金,不可以在一個人的陰影下做慈善事業。

當然一開始借助公眾人物的影響力,沒有的話你要花很多錢和時間去做市場宣傳,成功后你也要知道這不是你的,要還給社會,越沒有李連杰它越好,所以我覺得很開心。

跟馬云做他自己也是一樣的。他是我人生中半個老師,你知道我們經常分享一些東西,他也會說沒有馬云的阿里巴巴才是阿里巴巴。”

李連杰比馬云大一歲,卻甘認馬云為半個老師,“因為他能力大,哲學觀和視野都很厲害,我們在一起從來都不談戰術,怎么賺錢,而是說佛教能給我們的心改變什么,道教能夠為我們執行做些什么?

我一直說他是一個頓悟的人,很快就可以悟道,我們是漸悟的,悟半天才能悟出一個東西。他是聽到之后馬上可以翻版成自己的觀點出來,

對人性的了解,對其它事物都非常厲害。他是一個推動和改變社會的人物。”

李連杰、馬云合作短片《功守道》時,一起在舞臺上打太極拳(圖源微博@李連杰)

  未來一切順其自然  

現在每天都在做什么?

這個謎底由李連杰本人揭曉:今年頭6個月,他嘗試在家里打坐冥想,每天8個小時,一坐就是180天…

以前每年都會去山里冥想,各種山洞里呆7、8天,今年孩子們都去美國上學,他和太太說,“OK,這很好,我們也放心了,試一試180天打坐吧,以前從來沒有試過。半年,6個月180天,每天坐8個小時,真得非常開心,完了下半年就開始處理許多要為社會做的事情。”

“我們要做的就是解決生存問題,要了解人類最大的焦慮就是對死亡的不確定。但是現在研究到某一個階段的時候,你發現人根本不會死”,李連杰自覺現在不害怕死亡了。

“早就跨過了,因為你根本死不了,你的硬件會死的、身體會死的,連量子力學都已經測出來了,它只是改變了生存的方法和形態。并不是什么也沒有了。

如果徹底沒有了,我們干嘛還要遵守那些規則呢,所以真的很酷啊,如果你把這個都放開了,就再也沒有什么好害怕的了。”

李連杰主演電影《宇宙追緝令》劇照

不拍電影,不管理慈善基金,對生死也看透,對未來沒有挑戰也沒有期待,照李連杰自己的說法,沒有任何目標了。

“馬云說我們中國的教育要改變,我認同就參與其中,所以我們就有教師計劃,學生計劃,完了以后你要得到什么?我什么也沒有得到。

我們去非洲幫忙,OK去幫忙,還需要什么?什么都不需要了,那公司你們去賺,大方向已經給了,我就去打坐冥想了。什么結果都是很好的啊。” 說完,他大笑了起來。

李連杰微博發布的相關公益項目(部分)

對于批評的聲音,李連杰也變得無所謂,“這很好,因為你懂得人性,100個你相信的人中,喜歡你的人百分比是多少?不喜歡你的,你做什么他都會貶低你。中間一些人無所謂,只要超過51%的你相信的人認同,就可以做總統了。

沒有一個人做事是百分之百被人認同的,連圣人都被人否定。

祖先告訴我們,太極的黑白,黑里有白,白里有黑。所以這些人罵你是正常,沒有人不被罵,只是有人把聲音說出來,有人藏在里頭,當你看到這一點,就沒有事情可以再干擾到你。”

這是已經大徹大悟了嗎? 

“我希望學會這樣,因為我們祖先有一些人做得到,我們也在努力去學。”

李連杰和女兒Jane

對現在的狀態還有什么遺憾?

“嚴格意義來講,不是說我現在是否滿意,因為我只是一個幻影而已,就像是一個夢幻中的電影,我們生活在一個大的電影世界里,你只是表演你的角色而已。在這里,社會公認給李連杰、Jet Li一個符號,也給了他外包裝,如果你不做成這樣,社會是接受不了的。

但是你仍然要知道,這個符號是社會的定性,我的定性不是這樣的,我自己其實什么都不是。社會角色不是我本人需要的,但社會需要,只要對社會有幫助,只要對人類有改變,你就要繼續扮演這個角色。” 

年輕時的李連杰

是否已經不會再有高低起伏的情緒心態?

李連杰透露,還在訓練中,并沒有完全達到。只有把自己的主體給徹底丟掉了,才會沒有反應,就變成老子說的回到原點,回到了無極的狀況,或者佛家說回到了宇宙本身,“雖然還沒有到達這一點,但是做事當中已經了然于心不會輕易被騙。”

“仍然會有情緒,因為沒有完全控制住,只有達到100% 才是圓滿。”

那如今達到了百分之多少? 

“我不能說,因為這是超越語言表達的,不能說,只能去做…”

就這樣,這次采訪從微觀小家庭開始,一直聊到天地宇宙,也終于到了結束的時刻。冬日的巴黎傍晚,天色已暗,適逢感恩節,接下來,李連杰和兩個女兒還要赴約。

告別后,已經走出幾步的李連杰,還沉浸在情緒中,伴隨著酒店大堂輕渺的音樂,他回頭說,“所以現在看到網上那些指責我的,還有好幾次把我咒死了的,我并不在意也不生氣,你說我又沒做,怎么會被你一句話氣到?”

李連杰和女兒Jetta(攝影:劉敏)

 

(責編:Louisa)

李連杰
新浪娛樂公眾號
新浪娛樂公眾號

更多娛樂八卦、明星獨家視頻、音頻,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entertainment)

娛樂看點

熱門搜索

高清美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