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清合作甘劍宇:首演賣魚女 18耳光扇到嘴角流血

海清合作甘劍宇:首演賣魚女 18耳光扇到嘴角流血
2019年12月20日 20:03 新浪娛樂

一場阿清被追債者威脅的戲,需要被推搡和扇耳光,海清反復拍攝了7遍,被扇了18個耳光直到嘴角流血。

  新浪娛樂訊《小歡喜》的熱播讓海清再次證明了自己的實力,一語道破中年女演員困境的她也在不斷嘗試不同的角色,尋求自己在家庭劇之外的突破,此次,海清加盟了新浪娛樂年度重磅項目“最美表演”,合作著名導演甘劍宇,飾演一位多次被上門追債的賣魚女阿清。

  導演甘劍宇執導的動作犯罪電影《鋌而走險》在今年上映,該片入圍第22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單元。

  二位合作的短片《活著的魚》僅有2分半鐘,但當天一共拍攝了9個小時,一場阿清被追債者威脅的戲,需要被推搡和扇耳光,海清反復拍攝了7遍,被扇了18個耳光直到嘴角流血,就為了最終呈現的真實感。

  拍攝現場甘劍宇在和海清每拍完一場戲,都會仔細的看回放,在看完一場海清凝望魚缸的戲時,甘劍宇導演不禁感嘆,“這就是最美表演。”海清謙虛的回應,“在路上,還在路上。”

  被追債的賣魚女:她要救的小魚就是她自己

  新浪娛樂:先來介紹一下此次飾演的角色。

  海清:這次演的就是一個魚鋪的賣魚的女生,賣小魚的,應該算是觀賞魚,然后父親欠了債,追債的人找她來還,但是她也還不起,最后魚缸就被砸了,她看見一條小魚就想救它。

  新浪娛樂:所以你覺得阿清和這個魚缸里的魚,它是有某種聯系在的嗎?

  海清: 對,就是有的時候我們其實都挺像小魚一樣的。有的時候因為外部的環境,可能很多事情并不是依靠主觀能動性就能有所改變的。

  新浪娛樂:導演是如何和你來分析這個角色的?

  海清:最初,阿甘他給我講了這個故事,我覺得他的故事很吸引人的就是短短的兩分半鐘的時間,他能把這個故事講清楚。他和我講述的時候,比較強調在于后面那個小魚兒快不行了,但是突然一下,就是只要給它水,它就能活。那點還是挺讓我感動的。

  新浪娛樂:你自己有給她做一些人物背景的延展嗎?

  海清: 想要達到最后這個感動的那一點的表達的話,之前的更多的規定情景就得更加的詳實,比如,欠誰的錢,誰欠的錢,什么時候還,這些人來過多少次,她的態度,所以我們是把前面落實,然后落實了以后,是為了后面更好的服務。

  新浪娛樂:在你看來,阿清也只能是一個默默忍受的人嗎?

  海清:這個短片比較短,對于她和她家人的關系、父親的債務關系、還有其他的很多事情,都是在這個片子中看不到的,也沒有太多的交待,但是你通過這些討債的人來了以后,她相對稍微有一點漠然,就是沒有那種驚慌,你可以看出來她經歷這些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所以她對于這種來要債,或者是可能是他父親長期欠債這些,她應該已經不陌生了。

  18個巴掌,7次推搡,海清的最美表演在路上

  新浪娛樂:阿清看著魚缸的時候,她想沉浸其中,是有想要逃避現實的意思嗎?

  海清:逃能逃到哪兒去呢?我覺得她可能不是逃吧,她是你看出來她有心思,有心事,就這個女孩有心事,這個心事壓得她在擦魚的時候都有一點在進到她另外的一個世界。

  新浪娛樂:很快她的平靜被討債人打破,那場被威脅的戲為什么會反復排了7次?

  海清:那天的那場戲是有問題,我覺得可能問題更多是在我自己,就是我覺得那個被打的反應不是那么的真實,其實演員也是真打,但是那種就是覺得不真實,可能因為知道要被打,或者是怎么樣。

  其實還有一個就是對手也打,但是他還是會有所保留的。所以后來我覺得跟他溝通完了以后,去調整了一下,包括我的狀態調整了一下,因為那個鏡頭懟得非常近,演員是需要感知的,就是如果真的感受到了,可能鏡頭前出來的不是你想想中的反應,而是真實的感應和反應。

  新浪娛樂:是對手戲的演員下手比較重嗎?嘴巴里都開始流血了?

  海清:其實打的倒不是很重,但是因為要用手把臉捏起來一下,牙會懟在這個肉。最后一次的時候,他剛捏上去,好像嘴里就咸了。

  新浪娛樂:當天拍攝一共拍了多久?拍攝過程還順利嗎?

  海清:拍到了凌晨3點吧,大概3點收工的,其實這個拍攝算是比較快的了,但是就是那個地方唯一的讓你覺得會缺氧,因為它太熱了,然后環境太小了,人太多,而且做好多大動作的時候,會覺得缺氧,反倒是出來很舒服,雖然外面很冷,那天剛下完雪。

  新浪娛樂:和甘劍宇導演合作的感受如何?

  海清:因為我是個演員,其他的角度,我可能不能那么多的感受,但是因為我們在現場,也時間比較短,至少有一點我覺得他對表演上的把控是相對來說是比較準確的。我記得第一個鏡頭,我在那邊擦魚,因為我也沒有看回放的習慣,我演了幾條以后,他就跟我說,他說你來看一下,然后他就跟我講,他說其實他那邊是有一個規定情境,就是她父親還不起錢。所以他一講我馬上就清楚了,她會有一點心不在焉的感覺。

  接戲不想再重復,好的角色會長在身體里

  新浪娛樂:你覺得什么樣的表演才能稱得上最美表演?

  海清:我覺得是心生向往的美好吧,對于表演來說。因為表演這個東西,真的是永無止境,你拍完你會后悔,而且會經常看到非常多的表演,你也會嘆為觀止,感嘆演員是怎么能做到的?它是一個不停人和自己潛能的開發,和各個部門的一個配合。

  新浪娛樂:在過往的作品中,你覺得離最美表演最近的一次是什么時候?

  海清:我上學時候,老師跟我說過,斯坦尼的種子論,我一直覺得自己沒有親身非常扎實的感受到角色在你心里面生長的感受,但是在2016年,拍《雙面膠》的時候,兩個月不到的時間里,我是真的感覺到那個角色的種子在你的身體里長,它有一個明顯的標記,就是只要導演不喊停,你可以無休無止的表演下去,可以表演臺詞,可以表演動作,你好像就是一直活在,只要一開機以后,你就能活在那個角色里頭,那個是非常奇妙的一件事情。

  我記得當時我還給黃磊老師發了短信,因為當時沒有微信,我說我第一次體驗到了就是角色長在心里是什么樣子。那次是因為是第一次,所以印象特別深刻。

  新浪娛樂:現在的情況下,什么樣的角色能激發出你的創作欲望?

  海清:我不知道,有時候看似那個角色好像離你很近,你應該可以借用身邊的某一個人,或者是你似曾相識的某一些性格,能夠去抓它,但其實未必,有些角色可能離你特別遠,但是你不知道你其實對這樣的角色是有儲備的,都得真的拿到角色去創作才能夠比較準確的去探知到這個到底是什么樣的。

  新浪娛樂:那會有哪些類型的角色,是想要規避的嗎?

  海清:因為其實現實主義的家庭倫理戲是我之前規避的,后來因為黃磊老師找我,所以我就演了,我就知道演完有可能就會被定型,所以后面再接的時候還是接一些不同行業的戲吧。

  不僅僅是關于家庭倫理的,還有其他的一些戲。其實也不是為了刻意規避,而是在一個已經已有的創作經驗的情況下,再去創作類似的角色,你會失去興趣感,你會沒有好奇和未知感,然后創作會變的,激發不了自己的興趣,就像小孩玩游戲一樣,老玩同樣的游戲,你就會不快樂,所以可能像我后面接戲或者怎么樣,我覺得首先能讓自己感興趣的東西還是會首選。

  (鄂文旭/文 王遠宏/攝影 陳植/攝像)

(責編:珞小嬜)

相關專題 2019最美表演專題
新浪娛樂公眾號
新浪娛樂公眾號

更多娛樂八卦、明星獨家視頻、音頻,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entertainment)

娛樂看點

熱門搜索

高清美圖